充值小说导航 > 都市言情 > 偏执反派为我神魂颠倒 > 第28章 如何攻略傲娇鬼王?(9)

第28章 如何攻略傲娇鬼王?(9)(1 / 1)

这句话落下,姜织还以为自己听错了,问777:“他好感度多少?”

777:“反派湛无烬好感度13”

岌岌可危,连20都没有。

所以,湛无烬对她的感觉,只是对待玩物般有了些身体的欲望。

顶着这么一张逆天的脸,跟她说这种话,姜织险些把持不住。

人设还是维持的。

姜织脸上满是惊吓,一股寒意从脚板心一下窜到头盖骨,透过昏暗的光线隐约能够看清男人往前走来的脚步。

“不!!”

她脸上的排斥以及恐惧颇为清晰,眼里尽是对他的抵触。

湛无烬面色阴沉得可怕,漆黑瞳底涌起令人心惊胆战的森寒。

显然没有想到少女会这么嫌弃他,一个脆弱的人类——

怎么敢!!

湛无烬不顾她反抗,一把将她打横抱起,身形在原地一闪,骤然消失。

姜织反应过来时,整个人已经被男人压下身下,周身换了个环境,正是她的家里。

湛无烬伸着指腹不带一丝温柔地掐着她娇嫩柔软的唇瓣,瞳孔微紧,俯下身想要亲一下,视线却接触到少女泛红的眼眸,晶莹泪珠顺着眼角滑落,渗进枕头里,染上水渍。

怀里少女姝色的小脸惨白无色,唇瓣因他的揉掐留下绯红的痕迹,无声地哭着,吓得不轻。

湛无烬指腹触及到她眼角的泪水,一抹温热仿佛透着他的指腹渗入肉里。

与他冰冷的身体不同,怀里少女处处都是热的,就连她的泪水都带着温度。

湛无烬压制心底的躁动,收回了手指,敛下眼底的贪婪与欲念。

从她身上起来,目光不着痕迹地掠过一眼她的脸,语气冰冷:“不识抬举。”

多少人想爬上他的龙床,那些女人的下场只有一个——死。

但少女却这般抵触。

湛无烬胸口淤积着愤怒以及闷燥。

姜织宛若一具牵线木偶般蜷缩在床上,眼泪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整个身体都在抖。

湛无烬眉眼笼上风暴前的阴沉,冷声道:“再哭,朕现在就杀了你!”

姜织也有脾气,差点被强迫不说,哭也不能哭,倏地从床上下来,大步走到男人跟前,指着他大声吼道:“杀!你来杀吧!一大晚上又要帮你找鬼,又要割破手心,你以为我是你奴隶,是你奴才吗!?你以为你还是皇帝吗!?谁都要依着你?这里是二十一世纪,可不是万年前你所在的那个朝代!”

一大段漫长的话吐完,姜织舒服了。

本以为会被男人杀死,但男人只是冷冷睨了她一眼,漫不经心地问:“骂够了?”

姜织强撑着最后一点勇气,硬生生“嗯”了一声。

湛无烬迈开脚步,向她走去,后者却往后退了退,直到把她逼到角落里。

感觉到少女纤细身体的颤抖,湛无烬幽幽地开口:“你说的话,我记住了。”

话落,他从她眼前消失。

房间里冰冷的温度逐渐回温,预告着男人是真的离开了。

姜织身体无力地瘫倒在地上,又累又困。

“反派好感度多少了?”她问。

777:“43。”它强烈怀疑这个反派是抖.m了,明明气得连自称从朕变成了我,没想到好感度还能加。

但其实777不懂的是,在反派湛无烬的记忆里,每个人都是戴了一副面具活着,就连他自己本人也就如此,生活在那种险恶阴暗的环境里,贪生怕死是每个人的本性。

而像姜织这样虽然怕,但会说出心里话的,他第一次见。

姜织“哦”了一声,在地上坐了会儿,随即起身去浴室洗漱,换上睡衣,躺在舒服的床上。

又如上次一样,姜织闭上眼就失去了意识。

-

“怪物!你就是一个怪物明白吗?”

“为何不早些死呢?还活在这世上,只会遭受万人唾骂。”

“你不过是一个贱奴生下的怪物,还以为自己是十六皇子呢?陛下恨不得你早点去死!怕污了皇室一族!”

一句句恶毒咒骂传到殿外姜织的耳边,她睁开眼看到熟悉的地方,只是殿门稍稍修缮了一番,显得不那么多破烂。

这一次有了这具身体的记忆,不是宫女,而是一个领国送过来的不受宠公主,进宫连皇上的面都没见过,终日待在冷宫一样的地方,蹉跎岁月。

“这次还挺不错,还是个妃子。”

姜织垂眸看了眼身上穿的旧式纱裙,回忆起之前看的剧情。

湛无烬的娘亲是西域一个舞奴,身份下贱,在皇帝一次微服出巡时,碰巧救下了舞奴。

舞奴容颜倾城绝色,宫中众妃无人能及,一双异域独特的深蓝色眼眸,宛若妖魅。

因此受尽荣宠。

皇后及一众妃子嫉妒又不甘,一个下贱的舞奴,荣宠如此之盛。

朝堂前的百官也有怨言,灾难发生在国师的一句预言。

舞奴所生之子,乃是“极恶”。

若是等他出生,恐要危害江山社稷。

皇上将舞奴打入冷宫,那时湛无烬正好出生,舞奴见到皇上最后一面,

求他放过孩子。

之后舞奴以命换命,死在冷宫中。

湛无烬出生起,就受尽欺辱折磨。

所有人都骂他怪物,巴不得他快点去死。

过得连狗都不如。

他拼尽全力,努力地在这座吃人的皇宫里生存,隐忍、沉默。年仅十三岁便被派到边境征战,从死人堆里一步步走上来。

直到他二十岁那年,举兵造反,血洗皇宫,一刀砍断皇帝的头颅,挂在朝堂之上。

此时的湛无烬,刚过十岁,坐在院内台阶处,一旁是太监摔落在地上的破碗,糟糠、猪吃的泔水散落一地。

站在他旁边的太监骂累了,啐了一口,嫌弃地离开。

十岁的湛无烬身形长开了些,比起上一次见到他,愈发瘦弱,墨色长发随意束到后面,苍白的脸微微扬起,那双眼蒙上一层黑布,遮住了那双烟蓝色漂亮的眼眸。

姜织站在殿门外,愣了一瞬,眉头皱了皱。

他的这双眼被一个皇子用剑划伤,伤了眼睛,无人给他治疗,还是靠他自己寻找药草慢慢治好的。

最新小说: 刘宋汉阙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大唐第一神童 娘亲害我守祭坛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