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话、重伤(1 / 1)

叶三妮红着眼点了点头,这结果她已经想到了。

爹娘是总觉得欠了她良多,可爹娘更重两个弟弟,她俩弟媳又都是不清楚的,爹娘这是不愿拖累她也不想她难做。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没嫁人前她对弟妹真是掏心又掏肺,结果弟妹都长大了后,却没有一个对她感过恩,一个个都只觉得她的付出是理所应当。

他们兄弟姐妹间关系差了,爹娘夹在中间也难做。

罢了,就这样吧,各人有各人的命,她顾好自己的小家就好。

“娘,你怎么哭了?”

祈宝儿从牛车顶探头出来,带着刚睡醒的懵懂边揉搓着双眼边问:“你是不是走累了。”

抬头看了下太阳位置,现在应该已经过了正午了,他们这是走了一个早上?

叶三妮匆忙的擦了眼泪笑道:“娘还好,刚才和你奶轮着到车上休息了会儿,倒是你二婶走了一早上,把休息的机会都给了娘和你奶。”

他们家还是幸运的,自己家有一头牛,小姑带了两辆牛车来,三弟妹家带了一辆马车六辆牛车。

小姑父受了伤必须在车上休息外,所以特意马车空了出来,家里人都能轮着上去休息下。

不像村里得推着板车这种,家里男人多的还好些,要只一个男人的就得夫妻轮着来推。

叶三妮都不敢往后走,就怕看到到那些人心里又难受。

这时在逃难,谁也同情不起谁了,她只能来个眼不见。

“那二婶呢,我睡好了,我下来让二婶上来休息下。”祈宝儿翻过身小屁屁朝外一翘一翘的就要往下爬。

叶三妮怕她掉下来赶紧伸出手去接人,边笑道:“你就是下来也没用,这辆车上东西装得是最满的,塞个你还好,可坐不下你二婶。”

祈宝儿说重,也就三十来斤,只是胖乎乎的瞧着重,小小的一坨刚好卡在车顶两袋粮的中间,保证她不会睡着掉下来,也不占地方。

可李琴不同,李琴是老祈家女性中块头最大的一个,壮实壮实的,她要再爬牛车顶去,等于是牛车上又多加了两大袋粮,牛该拉不动了。

叶三妮将祈宝儿接进怀里抱着走,“别担心你二婶,你奶等下会和你二婶换着休息,让你二婶去马车里休息,那没太阳晒也能舒服些。”

都逃难了还讲什么男女大防,马车箱挺大,小姑爷躺一侧,另一边空出来一次可以挤五六个人休息,这不,他们就有了机会换着上车休息。

这天夜里,他们来到一条小河旁,祈老头和老太爷商量后决定,队伍就地休息一晚。

他们已经出村走了整整两天,到这里的一条路,官道的周围是都没村子的,可再过去后就会有。

他们前面的富人队伍已经早没了影子,好在可能是因为他们几乎不停脚走路的原因,后面暂时也没有难民,让他们能暂时安心的休息下。

不休息不行啊,推板车的那些人已经是全仅凭着不想被拉下,不想死的执念在硬撑着。

老太爷还组织了村里体力最好的十来个年轻汉子巡视整支队伍,就怕后面有人落下前面不知道。

祈康安和蔫巴还有二牛几人也是小队里的,他们和祈老头说,后面有好几户走得都已经翻了白眼,那脚磨得都已经没眼看,真是累到想哭都哭不出来。

祈老头心想,可别刘将军还没退过来,他们先自己把自己累死了,这不造孽嘛。

休息,休息休息。

走在最前面的几户都是有牛车的,在体力方面保存得要比后方剩余多,很快就先在路边搬来石头搭起了灶,走得后面的人到达时,路边已经饭香飘扬。

“咱家还有药吗?”

祈康安匆匆跑到叶三妮面前,问的不是媳妇,而是媳妇怀里正抱着碗米糊糊在喝的小娃娃。

祈宝儿从比她脸还大的碗里拔出自己的脸,“什么药?”

她家最重要的东西都在她这,现在连她爹娘都知道了。

这要怪她爷。

昨晚她在爹怀里睡着迷糊的时候,她爷突然跑过来问她要伤药,说老太爷家的文方爷爷受伤了,然后她很习惯的就凭空的变出灌伤药给了她爷。

当时差点没将她爹给吓得把她砸喽了,好在她爹似乎遗传了她爷自我补脑这技能,都不用她解释,就自个把自个给想通了。

周边都是一脸愁苦的人,他笑得跟个二傻子一样。

“伤药,你文方爷爷情况不大好,伤口又流血了。”

祈宝儿从衣兜兜中掏出瓶伤药给他,继续将头埋到大碗里咕嘟咕嘟。

她是一点没逃难的紧迫感,除了睡觉的地方不舒服外,她依旧是该吃吃该喝喝,偶尔还心情不错的坐牛车顶看看左右的风景。

“你文方爷爷,唉,这都什么事啊。”搞不好,这半路第一个没的,就是村里学识最好的人。

祈文方一得到消息就赶紧进镇去接孙子孙女去了,一直到今天下午他才自己赶着马车追了上来。

祈老太爷还没来得及高兴呢,就看到马车停下后祈文方笔挺挺的从车上倒了下来,一摸,深色衣服都被血给湿透了。

原来佩丰镇在他们出发的那晚已经乱了,消息不知从哪传了出去。县丞已跑,有将要来屠城的消息是满天飞。

祈文方儿媳妇也丢下了父母和儿女和她姘头跑了,跑的时候大门没关被一伙人冲了进去,祈文方的亲家为了保护外孙和外孙女被人活活打死,祈文方的孙女被人……后跳了井,孙子也被人打断了双腿。

祈文方到时那些人已经走了,好在隔壁就是大夫家,他儿子已经被大夫好心的救到家里。

那时已经顾不得悲伤,外面太乱,时不时就会传来打打杀杀的声音和惨叫声,祈文方匆匆把孙女的尸体从井里捞出和亲家埋在一起后,带着重伤的孙子赶快出镇。

还是那句话,太乱了。

一辆马车在街上跑动,这是多么显眼的目标。

祈文方是个读书人,不会功夫没有身手,他是真正的连鸡都不会杀那种文弱书生,只能一股做气的驾着马车往前冲,冲,冲。

最新小说: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状元娘子飒又甜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娘子可能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