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话、哀(1 / 1)

幸好他们村里有大夫也跟着一起来了,还有老祈家和蔫巴家因为祈康安和蔫巴经常上山的原因常备着伤药,两家都是心里有成算的人,这种重要的东西自然会带着。

“没事,他头上没乌云。”祈宝儿突然没头没尾来了一句。

叶三妮愣了好一会儿后才反应过来,“宝儿,你的意思,你文方爷爷不会有事。”

“嗯,要死的人头顶是乌云,不是有句话叫乌云罩顶祸事临门嘛,文方爷爷头顶的云是灰的,这表示他只是重伤或是重病,但不会危及性命。”

“那就好,那就好。”叶三妮双手合十朝天拜了拜。

不是说和老太爷家关系有多好,她其实是挺自私的一个人,都什么时候了,没那大爱。

昨晚爹拿走伤药她心疼得要命,就没忍住和安哥叨叨了一句,他们现在可是在逃难啊,伤药那是多重要的东西?

安哥跟她说,该舍就得舍,文方叔是举人老爷,有朝廷发的哪都得承认的举人文书,咱们这些人现在可全成了难民,以后要是真能离开宣王的封地,到时无论在哪想要入城,就离不开文方叔的举人文书,小叔子只是童生,文书还不顶用。

都是那该死的宣王,本来明年初就要去考秀才的小叔子愣是被他给耽误了。

“不过那边。”

祈宝儿指了一个方向,“有一个人快要不行了,最多一天。”

叶三妮顺着方向看去,那是队伍最后方所在的方向,都是推着板车又走得慢的。

叶三妮张了张嘴,终什么都没有说。

她记得爹说过的话,爹说世事虽无常但总有它自己的规律,宝儿只是来这世上走一遭,不是来救世的,宝儿没那个必要更没那个能力。再说,要是本就该死的人宝儿却救了,那不是给宝儿积德,是在害宝儿。

她没读过书,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不懂什么大道理,更不明白这些玄之又玄的事。

但家里男人个个都识字,个个都比她强,尤其是公爹,在她心里可是全家最睿智的人。

公爹的话,她听着准没错。

果然,第二天一早祈宝儿所指的方向传来了道悲戚的痛哭声,祈富贵的娘昨晚半夜没了,一早起来祈富贵一摸人都凉透透的了。

在这逃难途中,又有了祈文方的事为例,大家也知道后面难民已经越来越多朝他们这涌来,里面凶恶如暴徒的人还不少,自然不愿意多留下去。

于是大家伙帮忙的挖了个坑将老太太埋了,祈康安和蔫巴一起去削了个简易的墓碑,已经醒了的祈文方由儿子扶着给墓碑上写上碑文。

现在大家看,觉得老太太走得挺悲凉,连个像样的葬礼都没有不说,只一卷草席陪伴。

等一个月后大家再回头看,富贵娘真是老幸福了,死得可真体面。

才出发两天就没了一个人,再出发的队伍气氛是越发的低迷,大家都有种前路不知几何的迷茫与绝望。

走在媳妇和闺女旁边的祈康安情绪也多少受到了影响,富贵娘是自个一根麻绳把自个勒走的,富贵娘身体不好只能板车推着走,显然她是为了不拖累儿子。

祈康安不无庆幸的想,万幸爹娘的身体一直挺好,这样几乎没怎么能休息的走了两天精神头比他也差不到哪,要也像富贵娘一样给他来个不想拖累,,啊呸。

“宝儿在看什么?”

偶一抬头看到他家宝儿今天竟然不是在睡觉而是坐着看向队伍后方,萌萌的小胖脸上表情还很是凝重。

呃,祈宝儿自从发烧醒来后,就一向脸上没太多表情,祈康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此刻从祈宝儿的脸上看出了凝重来。

可能就是父女心连心的直觉,祈康安如是对自己说道。

祈宝儿听到爹的声音低头看向他,然后伸手求抱。

祈康安立刻乐和和的果断张开双手,祈宝儿很是相信她爹,直接从牛车顶跳了下来,被祈康安稳稳接住。

“爹,后面死了好多人。”

正准备举着女儿玩头怼头的祈康安因为祈宝儿这一句话顿时僵住,足快有一分钟后,他才听到自己哑着的声音。

“很多?”

“嗯,我看到好几个使者往咱们来的方向去了。”

祈宝儿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堵,明明上一世她看到那些使者无论是一个还是一群,心里都是平静得一点波澜不起的。

祈康安的喉结滚了滚,“好几个,不是应该只死几个人吗?”

“一个使者出去,可能只是引一魂,但几个一起出动,肯定是一群。”

“什么意思?”

“勾魂使者的引魂链一次最多能绑百魂,百魂以内,都只要一个使者就够了。”

祈康安明白了,也就是说一个地方死一百以内的人都只要一个勾魂使者去,现在却是几个勾魂使者一起出动……

“你看到了几个?”

“九个。”

还有个熟人,昨晚勾老太太魂的就是他。当时看到她突然又是跪又是请安的,严重影响了她困觉。

“九个啊。”死了得有八百多人了!

祈宝儿又来了一句:“使者都有自己的管辖区,这九个原来不是管那边的。”

“这又什么意思?”

“他们是管通城地界的使者,应该是管咱们那边的使者忙不过来了,请他们帮忙。”

忙,忙不过来?

祈康安腿软,“宝儿,爹害怕。”

祈宝儿像是没发现祈康安的恐惧般继续道:“我们这上面和下面的时间是一样的,使者引了魂后不是把魂一丢就了事,还得和下面登计交接清楚。

通城地界和迦南城地界都是十位使者,一个使者一次拉百魂下去程序走完就得一天,像遇到这种屠城或是暴动死亡人数过多的事,就需要请附近的使者来帮忙。

当然,也有特殊情况,比如战争,双方一交战那死的人都不是百位数千位数,这时使者就不需要走程序了,先送走再说。

战死的人煞气重,执念深,不及时送下去很容易就会成为厉鬼,恶鬼,甚至有的还会成为鬼王、鬼皇,鬼帝都有。

爹,您没事吧?”

脸好白的说。

“宝啊,爹有事。”别讲了闺女,这些听着太瘆人了。

“没事爹,你头顶的云是火红火红的,正当壮年,火气最壮最阳刚的时候,百鬼不侵。”

呵呵,爹谢谢你哦。

最新小说: 娘子可能不是人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状元娘子飒又甜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