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 第28话、他想静静

第28话、他想静静(1 / 1)

已经有了几年的时间做心里铺垫,祈康安吓归吓,好在依旧能坚挺,至少没腿软的走不动道,也没将闺女给丢出去。

就是不再搭理祈宝儿了,他想静静,别问他静静是谁。

父女俩的不远处祈富贵低着头边走边抹眼泪,是的,就是那个昨晚没了亲娘的祈富贵。

祈富贵已经二十五了还是光棍一个,原因嘛,他0娘身子不好常年要吃药,祈富贵家的银子全用在他0娘0的药钱上了,外面还欠着一堆外债。

祈富贵家还没田,早年就都全卖了给老娘治病,他平时除了打打零工外,只能上山寻摸点东西过活。

只是这人准头不行,上山五次有一次有收货已经是万幸中的万幸,他有些斜视,字面意思,他看东西位置会轻微偏左,比如野兔明明在他的正前方,可他在的眼中,是在偏左的位置。

能打中才怪。

打猎是收货少,可整天在山上跑的人,一把子力气还是有的,之所以前两人一直坠在队伍最最后面,只是为了他老娘少受些颠簸。

这不今天没了顾虑,他一下就窜到前面来了,就坠在老祈家的队伍后面。

因为他0娘昨晚睡前和他说过话,当时他0娘是这么说的:

“宝儿是身带大福气出生的人,这样的人不管遇着什么难事,都会化险为夷,老天爷疼他们呢。

儿啊,你记得啊,以后不管走到哪,不管遇着什么事,你就跟着禄大爷一家,跟着你宝姑姑走。”

祈富贵是孝子,娘的话他记得牢牢的,一早就窜到了老祈家这,按娘说的,紧紧跟着老祈家走,跟着宝姑姑走。

“唉~”祈康安紧了紧抱祈宝儿的手,“爹以前听人说‘阎王叫你三更死,绝不留人到五更天’这话时,还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只是一句话而以。

现在瞅瞅富贵,只能说真真是世事无常,昨天爹还看到富贵喂他0娘吃饭呢,富贵娘还跟富贵说要给他寻门媳妇,让富贵路上多瞅瞅姑娘们。

这就一个晚上,说没就没了。”

祈宝儿很是不乐意的拍了她爹手臂一下,“人的生死可不是阎王说了算了,生死簿上自个生成的,人魂那么多,要每一个的生死都阎王来决定,阎王爷们一个个都得累死,还其它事啥也甭干了。”

能被阎王亲自定生死的,那不是倒霉是荣幸,多大面子哈。

也不知是不是被爷奶和爹娘说多了,祈宝儿现在听不得有人说阎王的坏话,有点那意思都不行。

她这人就这样,任性,护短。

“是,是,是,爹说错话了,该打。”祈康安讨饶的拍了几下嘴。

刚一时说顺嘴了,说完才想到他怀里这个还有个爹正正是他所说的那位呢,哎哟,有怪莫怪啊,他就是嘴一时秃噜,真没别的意思。

祈宝儿也不乐意祈康安这样,似乎从骨子里就短了她那所谓另一个爹一节一样。

“爹没错。”小胖手摸了摸祈康安的脸。

走了两天,路上没碰到河,大家都只有从家带的那点水,老祈家已经算好的,祈康安有上山打猎的经验,知道远行要是碰到缺水比缺粮更惨,家里能装水的有封口的都给装上水带上。

可问题是老祈家现在是有二十几口人,后面也不知道哪能有水,自然是不敢浪费的,不说洗脸,喝都是渴到不行才抿那么一口。

所以现在祈康安的脸扶上去并不舒服,干燥不说,还粘着一层灰。这里可全是土路,这么一大群人走在上面,那灰尘。。。

祈宝儿收回手一看,好家伙,原本白白嫩嫩的小手心现在是黑的。

啥多余情绪都没了,祈宝儿的眼里只剩下了手心的黑。

抬头瞅了眼正裂着嘴憨笑的傻爹,祈宝儿抬起了小手,拍了拍傻爹的肩,又在上面抹了抹。

再看,嗯,干净多了。

又从挎包中拿出块手帕来,先给傻爹脏兮兮的脸擦了擦。

祈宝儿是个做事较真的人,她不愿做的事那是看都懒得看一眼,可要上手了,连边边角角都不放过。

祈康安的两边耳后她都一点一点细细的擦着,那小心的劲儿,被她擦着的祈康安心里跟裹了层蜜一样,甜得都有点齁。

哎哟,闺女这是心疼他呢,这感觉,啧啧,小棉袄就是小棉袄。

不过闺女啊,你这劲儿太小,爹痒。

傻爹痒,但傻爹不说。

美滋滋的享受着闺女的孝顺,觉得这逃难啊,在这一刻它一点也不苦。

然后,然后傻爹被群殴了。

事情是这样的:

祈老头检查了家里剩余的水储蓄,除了祈宝儿那个明明有看到她喝却总是不见水少的水囊还是满的外,其它人的水囊都已经见了底,另外两大桶水也只剩下了半桶。

二十几口人呢,半桶水给所有人水囊装个一半都不够。

祈老头那个愁啊,瞅哪哪不顺眼,仨儿子一个没落的全被他数落了一顿。

然后就那么猛不丁的,他想起了宝儿乖乖小时候,好像是刚过周岁那阵吧,他生病发了高热,有一晚他咳得厉害想喝水,媳妇连着照顾他几天累得叫不起来,是他的宝儿乖乖爬过来直接手怼他嘴里给喂的水。

他那阵人总迷迷糊糊的,只当自己是发梦或是幻觉,没将那当回事,之后也就忘了。

这会子突然想起,祈老头就准备找祈宝儿问问,她那袖里乾坤里面,是不是有水。

然后呢,就给他看到祈宝儿给祈康安擦脸的一幕。

给他那个嫉妒的,宝儿乖乖都没给他这样擦过脸。

钱老头那厮还在一旁气他,“宝儿这孩子可真孝顺,又懂事,我闺女像宝儿这么大时,每天就记得吃和玩。

安子有福,要我也有宝儿这样的闺女,就是一辈子吃糖咽菜我都乐意。”

祈老头露出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牙齿咬得嘎吱嘎吱响,“可真是太有福了。”

几步上前先是一把抢走祈宝儿,然后一脚踹在祈康安小腿肚上,“还不快去前面探探哪里有水?”

祈康安能反脚给自个爹来一下不?

那必须不能,不只不能,他还只能乖乖泪别闺女,叫上几个汉子一起去前方探路。

最新小说: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娘子可能不是人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状元娘子飒又甜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