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 第78话、父母之爱子(八更)

第78话、父母之爱子(八更)(1 / 1)

“原来是练家子啊。”难怪敢进衙门去摸东西。

君宸渊撇了他眼朝辰一抻手,辰一恭敬的将信递上,已经确定信没问题,随便爷慢慢看。

吴昊远:为啥刚才爷看他的一眼,他有种毛孔悚然的感觉?

应该是错觉吧。

君宸渊取了最上面一封打开,片刻后,信被大力的甩给吴昊远。

吴昊远有些手忙脚乱的接住。

“……,我天!~药人?他真的在制作药人?这是疯了,疯了,他知不知道这么做有什么后果?”

辰一也探着脑袋在看,用没什么起伏的声调说:“就是知道才做,要不敢让贵妃娘娘假死出逃?”

后宫妃嫔除皇上特许外,都是非死不得出宫。

明知假死出逃被发现的话就是死罪,而且还会牵连三族,可他们还是做了。

不就是自觉有底气,不用怕圣上的怒火?

祈宝儿可不管后面的事,麻烦推出去一身轻的从林中掠过,没会儿就到了祈家村‘营地’。

这会子到处都搭着临时灶台,四周弥漫着浓重的麦香味。

大郞一直守在门口,看到远远一道粉色的身影忽闪忽闪着出现消失出现消失的越来越近,动作快速的将门掀开。

祈宝儿一掠进去,他也赶忙跟进屋。

背对着门捂着胸口那个紧张,“我的妹啊,可吓死我了。”

他头一次家里四大长辈一起骗。

事情是这样的:

老祈家晚上炖了两只鸡两只兔子,祈老头嘴上说饿着祈宝儿,可全家又哪个舍得?

他自个就头一个不让,让大郞拎着瓦罐外加几个刚出锅的大白包子给祈宝儿送来。

那么寸的,祈宝儿正出来想开溜。

然后祈大郞就被祈宝儿不给开小灶为由给威胁了。

这期间,祈老头来看过,田老太来看过,祈康安来过,叶三妮刚走。

小老头小老太就是疼她,瓦罐里的鸡是整只的,加了菌菇一起炖,盖打开那叫一个香。

祈大郞闻着香也蹭了过来和祈宝儿排排坐,舔了舔唇猛咽口水,“妹,好香啊。”

可怜的娃,给祈宝儿守着门还一口肉没吃到呢。

祈宝儿:“咱手没洗。”

咱?

得嘞。

大郞起来风一般的冲出去。

祈宝儿:“……”她这有水。

没会儿大郞端着盆温水起来。

“妹,来洗手,娘说她烧了水,晚上你可以好好洗洗,大有叔拿了驱虫粉围着各个屋子洒了一圈,晚上睡觉不用担心有东西进来。”

大郞把盆放地上,先拧了布给祈宝儿擦脸,脸上小心翼翼,心里那叫个美滋滋,可算是给他找着机会帮妹妹洗脸喽。

壮实的男孩有棵细腻的心,差点祈宝儿的眉毛他都一根根拔出来擦干净再给种回去,小手放水里揉搓指甲缝都一点一点清干净。

最重要的是,做这些时,大郞裂着嘴笑的样子和他们爹傻笑时一毛一样。

祈宝儿不自觉的全身一抖,怎么有点瘆得慌。

“咋了妹,冷了?”

没,被你给吓的。

“大哥,你快洗,洗好了吃肉。”

“哎。”

他自个就随便洗了下盆端出去一会儿空着手回来。

祈宝儿给他厮了个鸡腿,大郞连连摆手,“鸡腿你吃,哥吃头和屁股,哥喜欢吃那些。”

喜欢个屁,那是以前的祈宝儿孤,每回她爹打回来的猎物,她只愿分出不吃的头和屁股。

手又朝前递了递,“吃。”

大郞,大郞眼里闪出了泪花花,“妹,以后哥只对你好。”

祈宝儿:“……”

至于嘛,就因为一鸡腿?

好歹接了去啃,祈宝儿懒得再去分析什么,给自己也撕了个腿啊呜一口。

嗯~

香,太香了,和只加了盐的烤肉比,这加了盐还加了菌菇的炖鸡肉更香,她幸福得感觉看到了七彩云朵。

不过她知道,全村除老祈家外,所有人全没盐了。

盐可是精贵东西,死贵死贵的,老百姓哪能备多少。

他们家平时也就买个一百克一包这种一小包吃它个两三月,他们是幸运的出逃时家里刚买了一小包,一路上田老太都管着用,现在还剩着小半包。

吴府?寻常老百姓都知道盐的重要性,吴府里会没人知道?他们在吴府是一粒盐没瞅见,厨房里盐罐子都莫得。

晚上可是真正的大餐,田老太已经狠了狠心,咬着牙放了一小搓盐下去。

大郞珍惜的小口慢慢嚼着,无奈鸡腿肉就那么点,他感觉才刚咬呢,再看只剩下骨头了。

骨头也是好东西,“嘎吱,嘎吱,,,”

祈宝儿牙疼,“大哥,还有。”

大郞摇头,用你不懂的眼神看她,边嚼边说:“吃骨头有劲儿,奶说好东西都在骨头里。”

他都不好意思告诉妹妹,奶每次炖肉都特意炖得烂烂的,骨头一咬就碎,就是让他们好咬,妹吃的肉反而泥糊糊一样,奶说吃着都有股焦味。

祈宝儿都不知该摆出个什么表情来,她一直觉得奶是家里最老实的一个。

祈宝儿只吃了个鸡腿,在祈宝儿的冷眼下,其它的全被大郞包圆,包括一整只鸡的骨架子,要不是瓦罐口太小,他还能把脑袋探进去舔洗一便。

祈宝儿没拦,现在啃些骨头没坏处,当补钙了。

两人都没动包子,怎么说也是嫡嫡亲的弟/哥,不能眼睁睁的瞅着三郞饿一晚上。

大郞将包子放进瓦罐里,送出去后没会儿又回来,重新和祈宝儿排排坐的摆出一副要促膝长谈一翻的架式。

“妹,你别怪爷,爷是为你好。”

祈宝儿没吱声,她在修炼,也在听。

大郞以为祈宝儿是被爷打了伤心了,语气越发小心翼翼。

“咱村里什么人都有,爱占小便宜的就好几家,大家都没他们也没那没什么,顶多背后叨叨几句咱也听不见,要别人有他们没,可就不得了了。

爷是怕他们会讨到你面前来,咱们是长辈,要人家跪下来求你什么的,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东西给还是不给?

给了一个可就停不下来喽,不给又坏你名声。

索性爷自个来,先把事撕巴开,爷都说得那么明了,要还有人讨上来,那是他们自个不要脸,没人再敢说你啥。”

最新小说: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娘子可能不是人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状元娘子飒又甜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