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 第79话、,则为之计深远(九更)

第79话、,则为之计深远(九更)(1 / 1)

大郞虽然说得不全面,但意思到了。

有些事她不好说也不好出面,毕竟她的年纪真实的摆在这,这世道又对女子特别苛刻。

她自个无所谓,可家里还有几个郞一个叔在读书呢,这时代对读书人的名声那是相当的重视。

考秀才考举人,考试合格过关了还不成,还会有人先去查你的人品与平素为人,要名声差的,你考过了都没用。

而亲人的名声,同样也会连累参考的学子们。

所以说,为毛在这看读书人都有些‘虚伪’,没办法,现实逼得他们不得不‘虚伪’。

有她爷吱声就不一样了,只要一句她爷不同意,她做孙女的听爷的话,那不是理所当然?

而他爷在村里辈份又高,现在的九十户人里,和他能同辈份的,不到十位数。

长辈训小辈,那是理所当然。

“爷也是在告诉那些人,别想再占你便宜,帮只是情分,不帮才是本分。

咱们逃的这些时间,哥可算是看清一些人了,平时瞅着多老实,原来都暗里藏奸的家伙。”

祈宝儿挑眉,哪来的这领悟?

有人欺负她大哥?

大郞长叹了口气,“妹,你刚才不在不知道,爷想了法子,让跟在咱后面的那些难民自个上山或是下河弄到东西和咱换粮。

咱村里就有两户人,一户去雇难民做事,一户用十斤面粉换人家女娃。

有这好事一个个可不是都疯了,有把孩子往咱们这送,也有自卖自身的。

爷这回是真生气了,跟那两家人说要么把人送回去,要么他们自个走。”

祈宝儿:她离开这会儿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难怪爷他们来找她,竟然没进屋细看的能被大哥给蒙过去。

“后来呢?”

“他们把人送回去了,然后已经给出去的馍馍和白面要不回来,一个个又来哭着喊着要爷给做主。”

祈宝儿挑眉,她爷可不是个好脾气的。

果然,,“被爷给骂走了。”

“都哪两户啊?”

“何奶奶家你知道吧?就她给她孙子买了个女娃。”大郞表示很鄙视。

九十户人,祈宝儿至今没记得几户,和记忆力无关,是她压根没上心。

但何奶奶这人她记得,要说她奇葩那是真奇葩,可要说可怜也是真可怜。

何奶奶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估计是基因有问题,仨孩子的智商都有问题,大儿子好些就是比正常要反应要慢些,显得笨一点,二儿子和小女儿俩是真傻。

仨傻孩子,整天哭哭涕涕的何老婆子一个没扔,养大了两个儿子不说还给他们都娶了媳妇,只是二儿媳嫌她二儿子傻跟着一货郞跑了。

小女儿也至今都带在身边亲自照顾。

祈宝儿想,这也许就是同样都是奇葩界的人,为什么她爷和她爹从来没说要丢下何奶奶一家的原因。

何奶奶有俩孙子,都是长子给她生的,一个已经十五,一个比祈宝儿大一岁。

绝对是基因有问题,何奶奶的长孙也是个智商有问题的,但和他爹一样不是非常明显,还有把子蛮力,因为她爹以前给过他一个馍吃,路上还经常能看到他往她家跑,非要帮老祈家推车。

“是给良中哥找?”良中是何老婆子大孙子的名字。

“哪呢,给良叶找。”

大郞往门口方向看了眼,压着声说:“我听到何奶奶跟明叔说,良中哥力气大,找个媳妇不算难,大不了以后安定了寻摸个穷人家的闺女。

良叶不一样,良叶傻,长大了再找媳妇肯定没人愿意,不如这路上难民中捡一个养着,就算是童养媳了。”

话落大郞又感叹了句:“何奶奶这是被阳叔跑了的那媳妇给吓怕了。”

良叶是真傻,和他叔祈康阳差不多,生活都不怎么能自理那种。

五岁的祈良叶至今去茅房后面都得跟个人,否则就是一身脏兮兮的到处跑。

这话题没意思,大郞又说起了另一家,“就老太爷家的三房,他们家停下来后不是咱们家这样做白面馒头,是夹了自己家带的豆粉和野菜一起做的馍。”

大郞在老祈家的孩子中年岁最长,吃的苦也是最多的一个,对粮很是珍惜。

“那也是顶顶好的东西,他们拿着一个换一个壮汉子做活一天。

还说了,咱要再上路,也能让跟着走,同样一个馍帮背一天东西。”

老太爷家的三房是老太爷家隐形富豪,这还是他们出发后大家伙才发现的。

两辆板车上满当当的全是粮,一家子十几口人个个身上背上手上拎的,不是大家伙那样啥都有,而是不是衣服就是被子。

老太爷家大房人丁凋零,三房也只比大房好一些,文字辈都已经做古,但康字辈的兄弟俩都在,也一直一起生活,良字辈男娃女娃加起来有十一个。

你往深了去想,都是情有可缘,十一个都不大的孩子,他们家只两辆板车,赶了这十几天路老祈家不用拿东西还能偶尔休息的孩子们都去了半条命,何况是那些个个全得身上背着手上提着的娃。

祈宝儿问大郞:“爷呢?”

大郞顿时止不住偷乐,“咱爷让各家各户都拿出二十斤白面来,不舍得拿白面的折算成拿其它粮也成,又在村里找了几个年轻媳妇让全给做成硬馍馍。

爷让那些难民自个去山上寻摸东西,或是河里抓鱼也成,然后拿寻摸到的东西和咱换那些馍馍。”

祈家村没有自大到毫不畏惧后方的难民,而是大家伙商量后,颇有些无情的祈家村人从窄崖道出来后,一群汉子拿着家伙就将崖道口给堵住了。

难民们指定不干呀,只是面对着又是刀又是长棍的,他们只能敢怒不敢言。

可等到外头阵阵的香味飘来,有些都已经四五天五六天没粘过正经吃食的难民受不住了。

也许是形势逼人,也许是跟来的难民的确都是群老实人,没有暴动什么,当然,也是祈家村的人看起来并不是什么恶人。

他们全在求,哭嚎着全给祈家村的汉子们跪下了。

大人们无所谓,给小孩们口吃的,甚至是孩子给你们,只要能让他们活着,将来为奴为隶无所谓。

最新小说: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娘子可能不是人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状元娘子飒又甜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