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 第122话、想让我瞅见啥

第122话、想让我瞅见啥(1 / 1)

“两种都不成啊,签卖身契的徭役,这不和罪犯一样,是生是死全凭人家说了算,那就是强撑着活着,没劲儿,子孙后代可跟着得代代为奴。

参军也不对,在这参的可就是宣王的军,这是在跟着造反。”

祈老头他们都想到了北阳镇那所说的铁矿,徭役估计就是冲那铁矿去。

还不说有年纪在那限着,他们这队伍里可有不少老人女人和小孩呢,都不能算在内的。

这俩条路都指定不能走。

可要凑出一千八百六十两银子来,就是把他们全切片拿去称斤卖,他们也凑不出来啊。

至于那衙役所说的上头有人,那想都不用去想,他们要上头有人,至于像现在这般都没个人样?

眼瞅着天开始逐渐暗沉下去,祈康安想到那衙役的提醒心里是越发焦急。

“爹,我觉得天要黑了,城门一关,衙役们一退回去,这外头估摸着没好事。”

说到这,他猛然想起来自个闺女的本事,“宝啊,你有瞅见啥吗?”

祈宝儿一脸呆萌的反问:“爹想让我瞅见啥?”

“就是那,就是我和你爷你奶他们平时都瞅不见的东西,飘仔啊。”

祈宝儿:“……爹,现在是白天。”

祈康安一拍脑门,“爹给忘了。”

突然三人面前又蹲下来一人,大长腿,特显眼,

“老丈有何打算。”

哎哟,这不是个哑巴啊,一路上都不吱声,给吃就吃,让躺就躺,他还以为不能说话呢。

还别说,这位渊少爷的声儿还满好听。

是的,他们都不知道这仨的真名,只知道这位俊的是渊少爷,其它俩一个叫吴大,一个叫辰一。

别以为他们是山里人,听不出这仨用的都假名。只不过是无所谓,他们救人也不图人啥。

祈老头也是服了自个,这时他竟然还能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一人要五两银子,我们家倒是能过去,可其它人我们就没办法了。”

他们也不能就这么的把人都丢下,那太那啥。

君宸渊又一言不发的起来,朝着城门方向走了回去。

祈老头:“???”

祈宝儿:“????”

啥意思?

很快他们就知道啥意思了,救人没白救,原来鹤丰镇里的吴师爷,他们救的吴大得叫他堂叔。

衙役得了信去叫来了吴师爷,白过是不可能的,吴师爷没那么大权利,不过可以减半。

减半就是九百三十两,这也拿不出来啊,村民们又瘫了一地,这回是麻得连个哭的表情都摆不出来。

祈富贵这个完全啥都没的人绝望着脸说:“算了,要不我还是去参军吧,安大爷啊,等以后你们安定下来了,能回来的话,别忘了来看我。”

让他至少死后也能知道,他们祈家的祖祠移到了哪里,知道找回去。

高大有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拍了拍祈康安的肩说:“安哥,我也去参军,我一个人,他们都能过去,以后就要麻烦你照顾他们了。”

祈康安瞅向高大夫家的其它人,愧疚,不忍,但全都默认了,显然他们家私底下已经商量过。

瞅到大有媳妇怀里的儿子,祈康安也知道他们家为什么这么选了。

蔫巴也吸着鼻子走过来,“安哥,我媳妇孩子,麻烦你了。”

紧接着,几乎家家的汉子都围了过来,你一言我一语的,都是选的去参军,参军家人能过镇,不会成为奴籍。

五两银子,除了祈富贵外,其它人都不是拿不出来,只是一人五两,就算是减了半,大夫家的高家都还是困难。

何况后头都不用想了吗,他们这才刚进通城地界呢。

祈康安赤着眼喝道:“都吵吵什么,大家伙围过来别让人看着,咱把银子都拿出来归整归整,差的我们家和文方叔家给先垫着,以后有了再还我们。”

一听这话,众人立马都是雷雨天骤睛,男人赶紧去叫家里掌家的女人,手握着钱的女人们赶紧抹干净眼泪过来。

记数员祈康泰再度上线,一一记下来各家拿出来的银子数量。

这时都没还私心藏着点的,全拿出来都不够呢。

可将近六十户人,全凑凑也才三百九十六两七钱又三十七文,还不到四百两。

抹去零头,还差五百三十四两。

祈康富去找李琴,“咱那一百两给爹,先都过去后再说,都乡里乡亲的,人也都不坏。”

真手里握着一百两却不管大家,以后这事在他心里指定过不去。

李琴正坐地上揉脚,一听这话抬头没好气的瞪他,“还等你说,我早给娘了。”

朝祈康富朝手,等祈康富靠近后她小声叨叨:“我觉得吧,爹说得可太对了,咱们那拿的就是不义之财,得散出去换福报,只是这散得也太彻底了,我都没捂热呢,一文留不住。”

另一侧祈康福夫妇俩也在说一百两的事。

祈康福不是很耐理钱兰花的样子,“你把爹给咱的一百两还给爹。”

钱兰花本来看到他还挺高兴,一听这话这不耐的语气,顿时热脸也冷了下去。

“给了,我瞅着二嫂把银子给娘,我也跟着给了。”

祈康福点了下头转身就走。

钱母从田老太那过来就瞅着闺女在那抹眼泪,还以为她是心疼银子呢,顿时脸也沉了下去。

但谁让这是自个唯一的闺女呢,还是得耐着心的劝。

“那银子本来就是大房借给你们的,只当是提前给还了,咋的,你还打算这辈子不还不成,我和你爹是这么教你的?”

就是这劝,听着不太像是在劝人。

钱兰花顿时眼泪流得更凶,“我哪是为了银子?”

钱母这下明白了,估计女婿刚才说话又不太好听。

可这事吧,,,钱母叹息了声,也坐到地上将闺女搂进怀里,像小时候一样的给轻轻一下一下拍着背。

“这男人啊,你能耐着心对他,人心都是肉长的,康福不是那没良心的人,你真心对他,他不会感觉不出来。

小性子可以使,可使小性子的前提,是那个男人他稀罕你,他要稀罕你,你使性子那是乐趣,可他要是不稀罕你,你使性子那是不讲理。”

最新小说: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娘子可能不是人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状元娘子飒又甜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