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 第132话、离开鹤丰镇

第132话、离开鹤丰镇(1 / 1)

沿着避道一直往北走就能出城。

这边的城门大敞开着,有俩衙役站岗。

见着他们这群难民,只是上来一人稍微了检查了下就放行,没有一点要为难的意思。

也不知是得了上头的交待,还是对于已经进了镇的难民,他们就不会太过为难?

不管哪种,总之对大家来说,能安然的出来就好。

出了镇后往前走了大约两个时,回头往后看已经看不见鹤丰镇的影子了,大家在路边一树下看到了严贵安一家子。

这一家子都是偏块头大的,严母是个很壮实的妇人,和李琴有得一拼,严贵安自个也是一身腱子肌,他所说的六岁的闺女严小小,名字娇小玲珑的,个子却快有九岁的三郞大,和她爹一样,壮壮实实的一个女娃。

“老哥,你们可来了,我们在这都等你们很久了。”严贵安远远的就开始晃着手喊,边喊边朝他们跑来。

祈康安也抬手摇晃着喊着回应,“哎哟,你们原来在这等啊,昨晚没说好,我们在镇里一直等呢。”

可把严贵安给不好意思的,“是我的错,在镇上我怕被人瞅着就走不了,一早城门刚开,我就先出城在这等你们了,我有叫了人去告诉老哥一声。”

看来那人没去。

“没呢,没人来跟我们说。”个不靠谱的。

严贵安已经跑到了老祈家跟前,这人会来事,立马一个个的打招呼。

“大伯好,大伯母好,小姑、小姑父好,钱家亲家亲家母好,齐员外好。

二弟、二弟妹好,三弟、三弟妹好,四弟好,侄子们好,宝儿,记得叔没?”

这熟络的,就像是他本就这跟这家有多熟一样。

他这一热情,大家伙也不好摆出不耐见他的样子来,都纷纷的也热情和他招呼。

这不,互相一下就都感觉亲近了不少。

祈老头问:“你这跟着咱走没事吧?会不会有人找你麻烦?”

要不知事的这会就会以为祈老头是怕他给他们带来麻烦,回答个没对双方又得僵。

严贵安就聪明,立马笑眯眯的说:“大伯就是心疼我,放心吧大伯,没事,我不算是正经衙役,我哥以前是衙役,我哥一个月前去逝,我顶的我哥的班,名字还没记上去,现在记录在案的,还是我哥的名字。”

在麒麟国,衙役就跟祈宝儿前世的公安一样,是正儿八经的公职人员,在户籍上会有特殊的记录。

离开任职的地方,如果不是因公事,像严贵安这样私自离开的,一旦被发现性质跟逃兵差不多,处罚非常严重,最轻都是额头刺字后留放。

只因它这处罚的是个人,一般连累不到其它人身上,所以祈康安和祈宝儿在这点上没有特别在意。

祈老头一听就放心了,以防他多想,解释了句:“我就担心咱哪天能安定了,你那户籍上多了那么一笔,不白跑了老远。”

严贵安笑容更大了,“我就知道大伯心疼我呢。”

这会大家已经靠近了严母她们,严贵安赶紧给大家介绍,“那是我娘,那是我闺女小小,我娘和我闺女都有把子力气。”

可不是有把子力气嘛,只见奶孙俩那叫一个巾帼不让须眉,非常轻松的一人一辆,把装得高高的板车从路旁给推了出来。

严母还好,看着比田老太还年轻些,人也高大状实。那叫严小小的女娃才吓人,人看着都才比板车扶手高那么一丢丢呢。

远远看去,她那就是一板车自个朝大路滑来。

田老太哎哟了声,赶紧的叫祈康富,“富子,你快过去帮接把手,娃儿还小呢。”

大郞他们家都没敢这么使唤过,看着太吓人。

严贵安已经朝那跑了过去,听这话脚没停的回道:“不用,不用,我来就成。”

又喊闺女,“小小,放那,爹来。”

祈康富已经跟着过来,严贵安接了严小小的板车,祈康富一瞅,转头去接严母的一辆。

严母没让,爽朗的笑着道:“我两百斤的野猪都扛下山过,这只是推个车没啥。”

那头田老太在喊严母,“老妹子,你要放心,就把车给富子推,咱说说话。”

这话给说的,不给她儿子推可不就是不相信他们?

严母本就一利索人,一听立刻没客气的松了手,牵上一旁看着有些憨的孙女小跑向田老太。

严贵安家,这就算和老祈家汇合,和祈家村大队伍汇合了。

至于祈家村的其它人,虽然对外人加入不满意,但看着这人和老祈家这么熟,都感着老祈家的恩呢,哪还能说不让人加入的。

不怪大家伙没认出来严贵安,寻常百姓看到官那都是躲着走,衙役在大家眼中可也是官,必须从他们身边路过的都是低着头不敢抬一下头瞄一眼。

就祈文方这举人认出了这位是镇外那个衙役,有些奇怪他竟然也携家跟着他们走,但相信老祈家人不会放任危险在身边,也就没有多问。

鹤丰镇出来的官道足够宽,平行着走五六辆板车都够,老祈家这回有了三架板车,还有一架庞员外得知他们有马特意让小厮给送去的马车厢。

本来要弃的板车都收钱,近十两的车厢却白送,还点着名说是送给祈宝儿,可以说是相当的喜欢祈宝儿了。

依旧是祈老头骑着风驰带着祈宝儿在前,马车载着仨伤患外加几个小的孩子,风雷掉了ac格,它拉了辆板车,祈康安和祈康福俩各推一辆板车,其它人皆腿着走。

高大夫家这次也只要了一辆板车,暂时由高三有推着,严贵安来了后,他家的两辆板车跟高大夫家并在了一起走。

后面队伍的排序基本和原来一样,最后方依旧留了几个配着刀的汉子断后。

可能跟银子重新入口袋有关,也可能是觉得后方没再如过去般需要时刻的提心吊胆。

这回重新上路的气氛明显着比以前好很多,偶尔还能听到后面说笑的声音,甚至还有孩子们嘻嘻哈哈的在队伍中穿来穿去,引来长辈们的喝斥。

也,更忙碌。

最新小说: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娘子可能不是人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状元娘子飒又甜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