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值小说导航 > >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 第133话、气候不对

第133话、气候不对(1 / 1)

布庄那除了有十几匹的麻布外,还有十几匹的粗麻布。

粗麻布太糙,一般都是被拿来做孝衣或是麻袋,布庄老板估计也是急着脱手手里的布,祈康安买麻布时,老板连粗麻布也半卖半送,纯到不能再纯的实在价,还白送了好些针跟线。

祈康安心想,正好他们这会啥都没,麻布袋更是缺得很,有针有线了,衣服半道也能做起来。

有便宜不占那是傻。

粗麻布还有个用处:粗麻布糙但耐用结实,没绳子可以将粗麻布载成一条条,对折把线头缝里头藏住,再两条或是三条一起一搓,就是根非常耐用的麻绳了。

祈康安还买了不少的瓦罐,大大小小都有,是为了防缺水,他们出村时都忽视了水的重要,这会子可长了记性。

瓦罐这玩艺容易碎,外头给套上层麻绳衣,没有麻绳,路边的芦苇一类搓成草绳也成,就能大大的减少瓦罐间互相碰撞或是掉落地上易碎造成的损失。

妇人们手里针线活不停,不用推车的老人和汉子,甚至是孩子们手里搓揉的活也停不下来。

整支队伍的人几乎都在忙碌着,也就年纪小的孩子们有吃有喝他们就不知愁。

三郞这个会分享、也爱分享的正在拿着个荷叶包和小伙伴们分享。

抿着唇紧张兮兮的一点一点打开荷叶包,几个小孩被他给影响的,也全目光都透着小心翼翼的紧紧盯着他手里的荷叶。

冷不丁一看,有那么点三郞在折地雷的感觉。

只见荷叶打开后,露出里面雪白雪白的六片叠在一起的方形糕点,一片一片都有三郞的巴掌心那么大。

“哇~”小孩子们顿时个个都感觉口水橫流,好几个没忍住咕嘟了好几下。

就三郞自己,也悄摸着咽了咽口水。

“这是卖我们粮那个员外爷给我妹吃的,我妹又给了我,我特意拿来分你们尝一尝,咱这辈子都没吃过的好东西,我妹说叫雪片糕,听说是有钱都买不到,大官们都吃这个。”

没忍住先闻一口,清香清香的,还有股甜甜的香气。

他说了啥孩子们没注意,眼里心里只剩下那一片片的雪白,有个孩子流着哈喇问:“满叔叔,香不?”

“香,贼香。我们这有一,二,三,,,,正好六个人,咱们一人一块。”

“好,谢谢满叔叔。”

“谢谢满爷爷。”

雪片糕软软的有些q弹,像雪白的奶冻一样,但真捏在手里,它又挺硬实,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

小孩们一个个都张着双手托着等,三郞一片一片的给分大家手里,自个留了一片。

都没见过这样的吃食,稀罕,光看着它就觉得准好吃。

三郞珍惜的拿起来小小咬了一口,小孩也纷纷的跟着小小咬一口。

顿时全都是双眼一亮,

太好吃了。

都抿着唇细细的嚼着,嚼到化了才舍得吞下,互相对视着眼中全是欢喜。

小孩子间的乐趣,就是这么的简单。

田老太听到孩子们的笑声往后瞅,看到就在他们家后头不远的那群孩子,眼中也不自觉的泛上笑意。

严母自从跟着一起走后,就一直跟田老太走在一起,也回头瞅了眼跟着笑了。

说来真是缘分,她们俩贼对脾气,不是说性子像,而是三观差不多。

似乎有着说不完的话般,只走了这么半天时间,两人都有种失散了多年的姐妹重逢般那感觉。

严母朝田老太竖起大拇指:“我瞅着三郞向宝儿要的糕点,起初我还以为是三郞自个饿了呢,老姐姐你教得好。”

那糕点她认得,庞员外家独有的,是庞夫人娘家的独家点心,贵安偶尔也会带些回来给小小解馋。

“三郞这孩子指缝忒大,教过也凶过,他爹还动手打过,就是改不了。”田老太也很无奈。

严母笑道:“老姐姐,不是我说,我倒觉得没啥,我家小小有时也这样,但凡有个吃的她就往外拿。

一开始我也生气,谁家里日子都不好过不是。

可有一次,小小在外面摔了一跤,我当时在庞员外家做活,小小她爹又在衙门当职,那几个小孩愣是又是背又是扛的,把我小小给弄去了医馆。

后来我再没管过小小这点。

我是这样想的,吃点东西,用点东西,不大的事。里面只要有一个孩子对我家小小真心实意,关键时候能这样拉一把,那就值了。

要那种白眼狠的,也是给孩子教训。”

田老太一想,还真挺有道理。

且三郞也不是那真不知事的人,大家伙东西被风刮走那阵,只能吃草的那几家中就有三郞平时玩的好的孩子,三郞也没将家里馒头拿出来分过。

他懂得啥时候能分享啥时候不能。

“老妹子你说的对,我不骂他,他别丢了分寸就成。”

严母手里的活计不停,笑着白了她一眼,“你这是想嫉妒我是不是,你家孩子都聪明着,可丢不了。”

不像她家小小,愣生生的就一棒槌。

严母本不用缝这些,是主动向田老太要了针线和布过来帮着老祈家缝,也只限帮老祈家。

她儿子昨晚就和她说了,这一伙的人,最值得深交的就是老祈家这一家人,富不富人是次要,重要的是他们厚道,重情意。

人的将来谁说的准,今天是要饭的,也许改明儿人就封候或为将相了,一起得换命般的一起走,得看的不那些外头虚的,是这人是啥样。

天已经接近正午,烈日当空而下的照着大地,可并不是太热,反而吹来的微风中还带着丝凉气。

祈康安朝后大喊,“原地休息喽。”

现在他们早已经练出来了,祈康安的话音一落,隔着几户后又一汉子立马接着话的朝后喊:“原地休息啦。”

接着又是隔着几户后另一汉子接着往后传话,呼吸间整支队伍就都收到了原地休息的信号。

都有现成干粮,不用开锅造饭。

腿着走又是半天,还有那些推车的汉子们,队伍依旧是累得一停就原地又坐又躺。

不过妇人们基本的手都没停,就是坐下休息,依旧在穿针引线着。

祈康安走到下马正去抱祈宝儿的祈老头面前,“爹,我啥感觉这气候不太对,不是说通城旱吗?”

最新小说: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娘子可能不是人 状元娘子飒又甜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